塔希提足球:被宫球王开过光的太平洋小岛第一支参加联合会杯的业余队

出自北京青年队的宫磊曾经是中国国青队的队长,带领中国队在1985年的世青赛上晋级八强,是中国队历史最好成绩。但是在1986年,北京队战略调整,解散了这个年龄段的队伍,宫磊一度面临退役的处境。1990年,25岁的宫磊来到塔希提,拉开了一场传奇的序幕。

在塔希提联赛皮莱(AS Pirae)效力的7年时间里,宫磊带队拿下3个联赛冠军和3个杯赛锦标,并且两次成为联赛最佳射手和塔希提足球先生,甚至在1993年的时候被塔希提队主教练提名为世界足球先生。如今我们经常调侃宫球王,当年他可是有点干货的。

塔希提(Tahiti 又译大溪地)其实并不是一个国家的名称,他所在的国家叫法属波利尼西亚(French Polynesia),正如他的名称所显示的,法属波利尼西亚并不是一个拥有完全主权的国家,他是法国的海外领地。但是与留尼汪、马提尼克等这几个海外省不同的是,法属波利尼西亚是法国唯一的海外国家,拥有一定的自治地位。

法属波利尼西亚由6组群岛,100多个岛屿组成,分散在南太平洋2000多平方公里的海洋内。其中最大的岛屿便是塔希提岛,整个法属波利尼西亚人口约为27万,而塔希提一个岛屿就占据了68.7%的人口,首都也在设在塔西提岛上的帕皮提,包括足球在内的一些领域,塔希提往往代表着法属波利尼西亚。

法属波利尼西亚是地球上最晚有人定居的地区之一,南岛民族从亚洲向太平洋扩张,最终在公元前1500年左右来到了法属波利尼西亚,成为了这里的原住民。麦哲伦的环球航行是现代文明和这些岛屿的第一次接触。

在欧洲文明到来后,在传教士和英国商人的帮助下,塔西提人波马雷(Pōmare I)借助现代武器,在1788年统一了塔希提和附近的群岛,成立了塔希提王国。

王国时期的塔希提维持了一定的繁荣,但是在欧洲列强面前还是太过于弱小了。1844年开始,塔希提王国沦为法国的保护国,国王被架空,成为傀儡。1880年,最后一任塔希提国王波马雷五世(Pōmare V)被强迫退位,塔希提正式成为法国殖民地。

法属波利尼西亚的经济依赖服务业和旅游业,南太平洋的美丽景色让他成为冲浪和潜水胜地,法国印象派画家高更(Paul Gauguin)就曾经定居塔希提,在这里创造出了许多杰作,度过了生命的最后时光。

依靠进出口贸易、旅游业和法国的援助,法属波利尼西亚的经济明显好于太平洋上的其他岛屿,在整个大洋洲,仅有澳大利亚、新西兰、同属法国的新喀里多尼亚和属于美国的夏威夷人均GDP高于他们,比澳新之外所有独立岛国的经济都要好不少。因此,当法属波利尼西亚在2013年被列入非自治领土名单,有资格在联合国支持下展开独立公投时,至今都没有付诸事实,因为支持独立的政党并没有得到大多数人的支持。

法国人将足球带到了塔希提,这里是南太平洋最早展开足球运动的地区之一。1952年新西兰队造访塔希提,同塔希提进行了两场友谊赛,在他们的第一场国际比赛中,他们2-2逼平了新西兰队。塔希提甲级联赛也在4年前的1948年开踢,在上个世纪,塔希提时南太平洋一支毫无疑问的强队,是为数不多可以挑战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队伍。

1963年塔希提第一次参加南太平洋运动会(South Pacific Games)足球赛,这是一项由南太平洋岛国参加的赛事,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并不参加。他们在半决赛加时惜败新喀里多尼亚,但是在铜牌战中他们18-0狂扫所罗门群岛,可以看出塔希提实力强劲,也可以看出当时的大洋洲足坛还处于原始和蛮荒中。

很快他们的第一个冠军就来了,1966年的第二届南太平洋运动会,作为东道主的塔希提4战全胜夺得金牌,并在决赛中复仇老对手新喀里多尼亚。上个世纪一共举办了10届南太平洋运动会足球赛,塔希提取得5金2银2铜的战绩,并且曾经豪取三连冠,期间还有30-0击败库克群岛这样骇人听闻的结果。

塔希提30-0击败库克群岛时,双方都未加入国际足联,所以并没有被承认为国际比赛最大分差。

大洋洲国家杯是塔希提的另一个战场,在这里他们有机会挑战大洋洲最强的两支队伍,澳大利亚和新西兰。

1973年,在澳大利亚未参赛的情况下,塔希提和新西兰两战一平一负,屈居亚军。

1980年第二届赛事,在新西兰为参赛的情况下,塔希提决赛2-4负于澳大利亚,再次屈居亚军。

1996年,大洋洲国家杯时隔16年再次举办,塔希提队以3战全胜的战绩晋级半决赛,在幸运避开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之后,他们进入了决赛,此时面对已经进入职业化的澳大利亚队,塔希提毫无还手之力,两回合0-11被澳大利亚横扫。这场比赛也是塔希提足球衰落的缩影,在现代足球的浪潮中,孤悬海外的太平洋小岛被远远的甩在了后头。

进入21世纪,在澳大利亚离开后,大洋洲已经没有职业联赛了,只有参与澳超的惠灵顿凤凰队告诉我们大洋洲还有职业足球。新西兰还能够依靠惠灵顿凤凰和众多海外球员支撑,以塔希提为代表的南太平洋岛国们就没那么幸运了,由于地里的限制,这里的足球互相之间缺乏交流,只能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面原地踏步。在几十年没有多少进步之后,塔希提足球也渐渐落入平庸,别说挑战新西兰,面对其他南太平洋球队都没什么优势了。

1995年之后,塔希提再也没有夺得过南太平洋运动会的冠军,2007年的南太平洋运动会始他们最不愿回首的一届赛事,不仅仅连续负于斐济和新喀里多尼亚,更是被人口仅有一万的南太平洋最穷国图瓦卢逼平,耻辱出局。

2008年,塔希提主办了大洋洲U20足球锦标赛,这届赛事总共只有4支队伍报名。青年队的比赛很容易成为冷门的温床,借助主场之利,塔希提击败了新西兰,成为第一支澳新之外的世青赛参赛队。

当然,来当世青赛的赛场上,业余和职业的差距就体现出来了,第一场比赛他们就0-8被西班牙一个当头棒喝,在以0-8和0-5先后负于委内瑞拉和尼日利亚之后,塔希提三战全败垫底出局,战绩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能够参与就已经时奇迹了。就在几年之后,更大的奇迹在等着他们。

2012年,塔希提队启程前往所罗门群岛首都霍尼亚拉开始他们的第八次大洋洲国家杯之旅,在无缘上届国家杯的正赛后,今年他们希望能够洗刷耻辱。

首场比赛,塔希提10-1击败实力较弱的萨摩亚队,值得一提的是,10球中有9球来自特奥(Tehau)家族,洛伦佐-特奥(Lorenzo Tehau)打入4球,乔纳森-特奥(Jonathan Tehau)和阿尔文-特奥(Alvin Tehau)梅开二度,替补上场的特奥努伊-特奥(Teaonui Tehau)也有一球入账。

在险胜老对手新喀里多尼亚之后,塔希提拿到了小组第一,另一组的新西兰虽然也拿到了小组第一,但是却疲态尽显,两场胜利均是1球小胜。这届赛事新西兰召回了以英超锋霸克里斯-伍德(Chris Wood)为首的旅欧军团,但是显然他们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长途旅行和时差让他们没有调整到最佳状态。

半决赛中塔希提一球险胜东道主所罗门群岛,闯入决赛,此时的他们已经追平历史最好成绩了。而在稍晚进行的另一场比赛,却结结实实地搞了个大新闻。

新喀里多尼亚队迎战新西兰的比赛在当地时间15点开球,新西兰队延续了小组赛的疲态,开场9分钟新喀里多尼亚队就在反击中打中了门框。显然新西兰人还没意识到他们遇到了烦,他们按部就班的打着他们擅长的长传冲吊,以往面对南太平洋球队这招都很有效,但是这次新喀里多尼亚队显然有备而来,再加上一点运气,0-0的比分一直保持着。

第60分钟,拿到反击机会的新喀里多尼亚将球吊入禁区,新西兰队的后卫配合失误,给了新喀里多尼亚人一个单刀的机会,球应声入网,新西兰队落后了。这个时候的新西兰队才突然着急了起来,开始压上进攻,显然运气不站在新西兰人这边,克里斯-伍德近在咫尺的大门集中门框,而过于压上让球队后防洞开,伤停补时阶段,新喀里多尼亚队再入一球,锁定胜局。

先胖不算胖,后胖压倒炕。塔希提坐收渔翁之利,面对筋疲力尽的新喀里多尼亚队他们一球小胜对手,华裔球员斯蒂维-张(Steevy Chong Hue)打入全场唯一进球,这不仅仅是塔希提第一个大洋洲国家杯冠军,更意味着他们拿到了明年联合会杯的门票,这支全部以业余球员组成的队伍,将第一次站上世界舞台!

在参加联合会杯之前,塔希提前往法国参加了一项名为海外杯(Coupe de lOutre-Mer)的比赛,在先后输给马约特、马提尼克和法属圭亚那之后,他们仅仅拿到了赛事的第六名。不过这次法国之旅还有另一个收获。

由于塔希提并没有职业联赛,所以很多有天赋的塔希提球员在很早的时候便前往法国寻求机会,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入选了法国国家队。帕斯卡-瓦伊鲁阿(Pascal Vahirua)便是其中的佼佼者,他在16岁的时候前往法国欧赛尔队青训营,在法甲联赛有过300多次出场纪录,甚至随法国队征战了1992年的欧洲杯。

这些塔希提球员离开家乡之后,半个地球的遥远距离让他们从来没有和塔希提足球再有什么联系了。塔西提队的这次法国之旅,便成功网罗了帕斯卡-瓦伊鲁阿的堂弟马拉玛-瓦伊鲁阿(Marama Vahirua)加入塔希提的联合会杯大名单。马拉玛-瓦伊鲁阿并不比他堂兄逊色多少,效力过多支法甲球队的他也曾入选法国国青队。如今已经33岁的他将第一次披上家乡球队的战袍。

2013年的联合会杯之旅,其实结果是完全可以预料的。作为业余足球的代表,他们只要坚持到最后就是胜利,如果能够打进一球那就再好不过了。这个愿望在第一场比赛就实现了。

在面对尼日利亚的比赛中,半场结束他们0-3落后,易边再战,第54分钟,马拉玛-瓦伊鲁阿开出角球,乔纳森-特奥头球破门,进球后的塔希提球员紧紧拥抱在一起,庆祝这来之不易的时刻。这一刻,他们像夺得世界杯一样高兴。

在1-6输给尼日利亚的三天后,他们在马拉卡纳体育场迎来了如日中天的西班牙队。尽管西班牙轮换了一大半的主力,但是拉莫斯、卡索拉、席尔瓦、马塔、比利亚、托雷斯等等这些如雷贯耳的名字依旧证明这会是一场屠杀。

塔希提队的目标是将失球控制在个位数,显然他们失败了。但是塔希提人以一种充满激情的方式享受每一分钟比赛,许多球员拼到抽筋。而西班牙队也并没有因为实力的差距而放松,他们对于塔希提人的努力报以100%的尊重,“我们集中注意力就像世界杯决赛一样”打入四球的托雷斯如是说。

最后一场比赛,他们0-8输给了乌拉圭,这个结果并不重要,塔西提人用他们的拼搏赢得了全世界的尊重,他们昂首离开了。

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实,联合会杯面对尼日利亚打入的这粒进球是塔希提第一次面对非大洋洲球队进球,并不是球队实力太弱,仅仅是因为他们实在是太少和外面的球队交手了。这也是所有南太平洋国家的困扰。由于地理上的鸿沟,大洋洲足球被迫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远离世界足球。也许这些岛国的确很弱,但是他们尽力了,他们不应该被嘲笑,在这里没有失败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