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奥带来3000亿冰球生意资本为什么不愿买账?

而说起冰球,在观看这项以“把球打进对方球门”为胜负的赛事时,许多观众在心中所想和期待的,却只有两个字:

其中有着战斗民族之称的俄罗斯人就贡献了2次,在各国冰球队比赛时,DJ更是通过放歌来疯狂“拱火”:

中国VS日本,DJ放一曲《保卫黄河》,俄罗斯(ROC)VS美国,DJ来一曲《喀秋莎》。

2月9日的冰球赛场又发生了一起大规模群殴,两队在干架的时候,竟然还误伤了裁判。

在政策赋能、国民意识提高、流量热度升温几重利好之下,冰球这个以往小众的项目也被越来越多人所熟知,俨然已经在全国刮起了一场旋风。

冰球运动并不是通过蛮力去“抢夺”球,而是通过滑行技巧与运球技艺的结合,攻破对方球门。

冰球的速度比足球、篮球要快上好几倍,经常需要“贴身比拼”,和队友撞个人仰马翻是家常便饭。

2月10日,国际冰球联合会宣布,正式邀请中国影视巨星吴京为世界冰球大使。

与滑雪的老少咸宜相比,冰球培训由于动作的复杂性以及培训过程对于重心的要求,更适宜青少年群体。

根据中国冰球协会的数据,2016年至2020年,全国冰球人口从38.2万增至69.2万。

在北京,青少年冰球注册人数从2017年的79名一路增加到如今的7565名,增长近百倍。

类似上海这样的南方城市,最近十年也开始有不少人接受冰球运动,有一群冰娃和冰爸冰妈,在冰球场上已默默驰骋多年。

越来越多的家长投入大量金钱和时间,让孩子从幼儿园开始接受专业冰球训练。但其中的绝大多数,并不指望孩子成为职业冰球运动员。

北京推出了诸多青少年冰球运动的扶持政策,学校组建冰球校队可以获得补贴,青少年联赛也因此壮大,而最大的红利还是升学上的帮助。

仅2019年,北京就有61所中小学被纳入冰雪特色学校,其中许多名校的特色就是冰球。

虽然2019年起,北京取消了小升初的体育特长生招生,但对于重视冰球的学校来说,在市级联赛里表现优异的学生仍然可能受到青睐。

根据美国冰球协会(USA Hockey)的青训大纲,推荐的入门年龄是6岁以下,并且详细规划了每个年龄段应该掌握的技能。

课程费、装备和比赛是三项主要开支。首先是课时费,一对一训练是初学者的主流培训方式,一年下来,课时费至少在10万元左右。

其次是装备。学冰球的孩子往往处于快速生长发育期,除了头盔,身上的球服、护具、冰刀,一两年就要换一次,一套下来要上万元。

再加上疫情之前每年数次的外出参赛支出,在中国,培养一位冰球少年的费用每年在15万元以上。

一份中国冰球协会的内部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国内练习冰球的家庭,97%在一线

一向对市场反应敏锐的资本并没有报以太多热情,对细分赛道冰球类项目的关注少得可怜。

根据媒体整理的2015年至今的冰雪运动相关项目融资情况,整体来看有不少VC/PE出手,其中不乏高瓴资本、深创投、IDG、BAI等明星机构。

但从时间来看,融资并没有随着冬奥的推进出现明显的增减趋势,反而集中在2016年和2021年,其他年份融资较少。

虽然基于行业发展前景不断明朗,入局冰球产业的玩家越来越多,经过市场初步洗礼,目前存活下来的公司也都渐渐找准了自己的位置和跑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