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种族矛盾下的北美联赛:华盛顿红人队改名只是一个开始

北京时间7月14日,北美四大职业联盟之一的职业橄榄球大联盟(NFL)球队华盛顿红人宣布更名。迫于席卷北美的反种族歧视的和风潮,以及来自主要大赞助商的压力,已经有87年历史的这支球队最终宣布更改名字和球队标志,而新名字和新球队标志将同时上线。

巨大的美国原住民头像,以及球队名称和红色的战袍,在很多美国人眼里,这个自1933年以来一直存在的著名球队,就是NFL一个尴尬的伤疤。关于红人队的队名争论已经持续了数年,而就在两周前,面对反种族歧视的浪潮,红人队老板丹·斯奈德曾并不在意,还公开表示他永远不会改变球队的名字。不过,在赞助商经济压力和其他团体的政治压力下,丹·斯奈德最终屈服。

而在这样的压力之下,华盛顿橄榄球队改名似乎只是一个开始,全美观众和民意将目光瞄准了其他具有种族歧视和种族遗留问题的球队。比如,美国职棒大联盟(MLB)的克利夫兰印第安人队、亚特兰大勇士队以及美国冰球大联盟(NHL)的芝加哥黑鹰队和美国橄榄球超级碗冠军、堪萨斯城酋长队都面临同样处境和同样的民意谴责。当然,还有赞助商可能会撤回对他们财政支持的经济压力。

处境更难堪的还有美国高校球队,许多大学和高中的球队都是以当地的印第安部落命名的。2005年,大学体育管理机构NCAA调查了印第安人名字的使用情况。一些队伍停止使用被认为具有攻击性的印第安人名字和图像,但其他得到当地部落批准的队伍继续没有改变。比如,最著名的例子就是佛罗里达州的塞米诺尔人。

而塞米诺尔部落的委员会曾公开表示,批准使用这个名字以及其他与FSU球队有关的传统。“他们把这种关系视为一种多维度的合作,能提供有意义的教育机会和其他积极的结果。”塞米诺尔部落的发言人加里·比特纳本月表示。

对一些人来说,现在是时候对球队名称、吉祥物和标志进行广泛的改变了,因为整个美国都在考虑种族主义的遗留问题。

“我知道人们不愿意改变或这么快改变,或者他们希望这一刻会过去。”来自俄克拉荷马州的活动家弗朗西斯丹格尔和斯米诺尔说,但事实并非如此,“现在我们已经得到了红人队的改变,我们将开始对其余的球队施压,我们不会松懈”。

不过要想印第安人改变球队名字,难度远远大于华盛顿红人队。印第安人的名字已经存在了105年,对于不少克里夫兰人来说,这不仅仅是一个名字,而是这座城市的历史,是他们的根、他们的共同记忆。

克利夫兰的情况与华盛顿不同,首先他们并没有感受到来自任何赞助商的压力。当红人队在本月早些时候宣布他们在研究改名时,印第安人在几小时后发表了一份声明,声明中说:“我们致力于让我们的社区和适当的利益相关者来决定我们的队名。”言下之意,印第安人不会改名,他们经过了详细的评估后似乎决定继续使用这个名字,而这个名字几十年来一直被美国原住民团体谴责、认为有种族歧视。

早在2016赛季,印第安人曾做过一次妥协,他们宣布从该赛季起将球队帽徽更换成红色英文字母C,以取代之前的瓦荷酋长头像图标,而该头像依然被保留在球衣袖子上。引发这次妥协的是,在2015季后赛客场,他们前往多伦多挑战蓝鸟队时,因为酋长头像差点无法进入加拿大,当地原住该头像涉嫌种族歧视。

比克利夫兰更坚决的还有亚特兰大勇士队,他们已经宣布不会改变球队名称。在上周写给季票持有者的在一封信中称:“我们永远是亚特兰大勇士”。而球队的标志是一个巨大的原著民战斧,球队认为,战斧的意义是保留1966年从密尔沃基带来的球队血统。战斧是球队与著名的切罗基印第安人部落的一种象征和“文化联系”,放弃战斧意味着放弃了球队传承有序的历史。

此外,芝加哥黑鹰队也没有改变的计划,他们说他们的名字是为了纪念一位美国土著领袖,伊利诺伊州萨克福克斯部落的黑鹰。NHL团队表示,他们计划更加努力地提高人们对黑鹰和“所有美洲原住民的重要贡献”的认识。球队经理斯坦·鲍曼说:“我们正在努力尊重这个标志,并尊重他们。尊重和不尊重之间当然有很好的界限,我认为我们希望做得更好。”

尽管每个球队都有自认为充分的理由,但上述几个球队一直在民意的谴责中“挣扎”,球队老板有自己的考虑,但主教练们认为处于这样的舆论漩涡或许对球队成绩、球员的情绪是个巨大的考验。

而社会活动家和反种族歧视积极分子、团队会不屈不挠地要求他们做出改变,放弃这些和美国原住民的联系和血统。面对这样的氛围,不少球队非常担忧,就如,黑鹰队经理斯坦·鲍曼所说的那样,“我们被游街示众,却没有发言权。这是一个不那么血腥的延续,我们只是个配角。选择历史的正确一面并不难,所以我希望这些团队能与我们并肩迈出这一步,因为我们都在一起努力改变世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